locusttree

勿自作多情。

【澜巍】忍不住

*澜巍,原著囫囵,剧版看到21。xjb写写注意。

前言:有些事一旦开了头,就停不下来了。

赵云澜发现失明之后沈巍变得有些毛手毛脚。不不不,这个词对美人来说太不恰当了,扣自己身上还差不多。但意思差不多就是那个意思。

一开始还没怎么觉得。

自己成了个瞎眼的,触觉方面变敏感点理所应当,再说自己成了个瞎子后好像开启了平地摔技能,做什么事都得有人帮持着,沈大教授作为对面的好邻居,天下独一无二的两界公务员,从地理位置和道德层面来说都当仁不让地成为了照顾赵云澜最多的那个。

何况,他还那么喜欢自己。

可赵云澜心里藏了份心思,这份心思让他向来对沈巍的事观察得细致入微,入微到对方的课程表也会在手机里设成日程,所以他很确定,这些增加的接触中,有一部分是完全没有必要的。难不成是沈巍对瞎子有什么特别的爱好?他在心里打着呼呼,又被自己的猜想惊得一个激灵。

没错,我们赵处对沈教授有心思,在心里偷着摸儿地叫媳妇儿的那种。

是个白痴才会往兄弟情上想好嘛!处里面那些八卦精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件事上总是抓不住重点,遇着小郭和老楚一起出个外勤都能眯着眼睛哟两声的人,看到沈巍对自己笑靥如花,拼死挡刀,就差没在额头上贴标签:“我眼里只有赵云澜。”却丝毫没有反应。

不,反应还是有的,那种看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一般的壮烈的眼神,妈的,平常出个任务都没这么严肃。下次处里发展道德模范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沈巍真心实意地对他好,模样气质他也是越看越喜欢。人地上是体面的生物学教授,地下是赫赫有名的黑袍使大人,学富五车,贤惠持家。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就算说到爸妈面前去,两老人家也挑不出任何不是。遇到沈巍之后他才发现,他赵云澜不是五行缺爱,而是五行缺沈巍这个人。

两情相悦,接下来怎么想都该是结婚进行曲的前奏。可是赵云澜有些吃不准。

从初见开始沈巍就有点躲,如果不是那种如胶似漆的眼神,赵云澜差点觉得自己会错意了。之后沈教授露了秘密身份,他想这下没什么可担心了吧,但别说拉小手了,搭个肩对方都像受惊的兔子,吓得赵云澜以为自己搭上去的不是手,而是烧烫赤红的火钳。这摆明了对方有事瞒着自己,不过他等得起,沈巍值得他等。

这等等等就等到他瞎了。

那话怎么说的来着:如来佛祖给你关上了一扇门就会给你打开一扇窗?谢谢他老人家嘞,赵云澜一边咬着心上人给削的苹果块,一边傻笑。不管起因为何,他家媳妇儿要开窍咯!

“云澜?你在笑什么?”

沈巍刚洗好碗,一来就见着赵云澜笑得眼睛都成缝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赵云澜觉得身边的沙发一沉,转而小臂就感到了一阵冰凉,是沈巍的手,还带着刚接触过水的水汽。

看吧看吧,毛手毛脚的沈教授。

他干脆身体一歪,躺倒在沈巍的腿上。身下人肌肉一僵,但很快放松了下来,顺带着调整了腿的位置让赵云澜躺得更舒服,手指轻轻按上太阳穴做起了按摩。

电视里正在放新闻联播,字正腔圆地播报着某地劳动模范的先进事迹,开着的窗子传来了楼下孩子疯玩的嬉笑声和隔壁的菜下锅那一瞬的呲啦声。

“隔壁的大姐今天烧的是红烧肉吧,这味儿绝了……估摸着她儿子今天回家吃饭……”

赵云澜一边舒服地哼哼一边没话找话。

“明天我试着烧烧。”

沈巍的声音带着笑意,手指转到了眼眶,轻柔地刮着。

“上次你烧的粥也挺好喝的。”

赵云澜得寸进尺。

“好。”

沈巍面对赵云澜时脑子里就没有“得寸进尺”这个成语,怎么写估计都忘了。

凉凉的指头游移到了人中,不知有意或是无意,时不时会蹭到赵云澜的嘴唇。

毛!手!毛!脚!不能忍!

赵云澜突然睁开了眼睛,一把揪住沈巍的领子给人拉了下来。

沈巍毫无防备,牙齿磕到了赵云澜的嘴唇,血腥味霎时弥漫开来。沈巍本能要退,赵云澜却不让,他仰起上半身,一手扶着沈巍的下颌,追逐着用力吮吸着沈巍的嘴唇。两个人维持着这个半尴不尬的姿势,直到赵云澜的腹肌再也支持不住,猛然瘫了回去。

老子眼睛好了一定做个十七八套的腹肌撕裂者。

赵云澜喘着气,有些忿忿。

终于吻到心上人的兴奋充斥着他的头脑,就像肥皂剧里是第一次告白的小处男一样,他的耳朵里只能听到自己狂躁的心跳声。

靠,越活越回去了。

赵云澜努力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发现,身下人的肌肉又回到了紧绷状态,不仅如此,甚至有些颤抖。沈巍没有说话,姿势也像被定了型般一动不动。头一次,赵云澜因为自己看不见而感到懊恼。

沈巍还是沉默着,赵云澜感觉他还放在自己下巴上的手已经冷成了一块冰块。一点点地,赵云澜的心也凉了下来。

他是不是太冲动了,沈巍也许还没有准备好,不管怎样先道个歉……

“不好意思啊,一时没忍住。”

赵云澜慢慢起身,声音压得低低的。

“但这不是一时兴起。”

他摸索着扳过沈巍还僵着的身子,捧起他的脸,努力把自己那双没高光的眼睛和沈巍的眼睛对齐。沈巍抖得更厉害了。

“沈巍,我喜欢你。想和你过一辈子的那种喜欢。我这人平日里吊儿郎当,除了耍些小聪明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本事。但是我把你放在心尖上,如果你愿意,我会用一辈子对你好。如果你不愿意……”

话没说完,嘴就被堵住了。再次被磕了嘴唇的赵处长想着以后一定要好好教教媳妇儿如何接吻,一边不怕死地把舌头伸了过去。

忍不住的,何止赵云澜一个呢。

评论(10)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