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custtree

勿自作多情。

[蹇齐]只羡鸳鸯不羡仙 04


不完全神雕侠侣au,小齐姑姑和饼过儿的小故事。

预警如下:

逆年龄差,师徒年下。
应该是个傻白甜。
ooc,爽雷,小学生文笔。
还有……
没了,就这些,还看出缺点的话……憋着!

没问题就往下咯!

10.

"最后一次机会,交出飞霜心经,我可以给你解药。"

面对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弟,仲堃仪到底还是动了恻隐之心。

“多说无用。”

白衣染血,宛若玉刹修罗。剑起,带着比之前更为强烈的杀气。

"如此,便怪不得我了……诸位还在等什么!"

蹇宾牢牢抱住齐之侃的脖颈,他能听到这个人越发粗重的气息,闻得到鲜血的味道。他恨急了自己,他无比渴望能够为这个人减少一些负担,却也无比清楚他自己就是个负担,都是他的错……

”呜啊啊啊!"

最后一个……

齐之侃以剑拄地,极力稳住身形。

仲堃仪一脸惊疑,他万万没想到齐之侃中毒后竟还能在抵抗住他的同时连斩数十人,一时也失了主意,只得退到远处观望。

“蹇宾,”耳边传来刻意压低的声音“墓门旁有一块巨石,巨石之后有一个圆形机关,按下后可以放下断龙石。那群人的头目我没有下杀手,就在墓门口。”

是啊,他怎么会不明白自己稚拙的把戏呢……引蛇出洞还是他教给自己的。他确实把蛇引出来了,却没有捉住,反而被蛇缠上了脚踝,反咬一口。

"放过他。"

白衣的少年目光灼灼。

“不行。”

几乎是毫不犹豫,仲堃仪给出了否定答案。此次他来,本就不只是为了飞霜心经,也是为了这蹇氏遗孤。武林之中有人高悬赏金求其性命,却始终无人揭榜。众人苦寻无果,不想他却在此处巧遇了那帮草莽,得知了蹇宾的下落。

他不是为了求财,只是这孩子留不得。虽说蹇氏被灭与孟章无关,却与天枢那三个老匹夫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他日若长大成人,对天枢可能会是个是巨大威胁。

那个人不能再受打击了,他冒不起险。

听见回答后,齐之侃反而像是像是松了口气,一直冷若冰霜的脸突然柔和了下来,透露出几分哀戚。

“师兄,对不起。”

仲堃仪因为突如其来的道歉一愣,却见齐之侃扬手就将身上的孩子朝墓门方向扔了出去。

糟糕……

飞身去追,齐之侃却早已执剑堵在前路。

“师兄,你就与我一同葬身于此吧。”

少年的身体因为体力透支而颤抖,眼神却是一往无前的坚定。

11.

"哥……齐哥……齐哥哥!你醒了!"

好吵……团子什么时候会说话了……不对……

眼前的光怪陆离逐渐清晰,意识回笼,那个说话的团子不是蹇宾还能有谁?

团子脸上的表情说哭也不是说笑也不是,一张小小的嘴又是想咧开笑,又是为了憋住眼泪硬向下抿着,奇奇怪怪的,有趣得紧。

团子也变瘦了,瘦得肉肉脸不再圆润润的,瘦得下巴都有了隐约的轮廓。

齐之侃心里有些难过,他想像以前一样捏捏蹇宾的脸,但刚醒的身体实在不停使唤,手抬到一半就失了力气。

误会了他的意向,蹇宾忙把他扶起让他靠坐在在床上,倒了水递过来。嘴上一刻不停地给他讲着发生的事,一度让齐之侃以为回到了布庄。

蹇宾说他按下机关回到墓中的时候,仲堃仪已经不见了,而齐之侃就倒在地上,完全失去了意识。他把昏迷的齐之侃扛到床上,找了祖师婆婆留下的古书,决定以毒攻毒,所以给他服下了蜂毒。然后齐之侃就醒了。

团子说的风淡云轻,眼圈倒是红了又红。两人一时无言,齐之侃是喉咙痛出不了声,蹇宾则像是在积聚什么力量。

他低头啜饮蹇宾递来的水,甜甜的,是蜂蜜的味道。

“……齐哥哥,你没事要问我吗?”

蹇宾眼神亮亮的,很有气势地直视着他。腮帮子却鼓鼓的,抖啊抖,好像下一刻就要嚎啕大哭。

齐之侃想摸摸他的头,他从没这么做过。这次,他成功抬起了手,把它盖到徒弟的头上,磨蹭了两下。

你是谁?你的过去怎样?你的未来又想怎样?为什么不走,而是选择回来?

他应该问的,但他不想问。齐之侃想说,没关系,哪天你想告诉我再告诉我,我不急,我会保护好你。但他的喉咙真的很痛,说不出一个字。

蹇宾哭了,那么多次欲哭未哭,终是宣泄了出来。齐之侃就这么不时磨蹭两下徒弟的头,身体好像也不那么疲累了。

他想:蜂蜜水很有效啊。

12.

放下断龙石便意味着与外界隔绝。没了日落月升,判断时间的流逝只能靠墓中的沙漏。如此算来,封墓已有十二日了。

那日的宣泄之后的蹇宾突然变得开朗了起来,见了齐之侃就是笑,亲昵不已。就像是团子外又滚了一层椰蓉般,齐之侃一开始有些不习惯,但很快意识到了升级版团子的好,迅速沉迷。

蹇宾晚上的梦魇几乎消失,而齐之侃的伤也好了大半,两人却仍是同榻而眠,谁也没想起来那根悬在半空的绳子。

”齐哥哥,我给你念书吧!你想听什么?”

“齐哥哥,喝水,我多搁了两勺蜂蜜,可甜了!”

“齐哥哥!”

对于蹇宾突然改变的称呼,齐之侃一点都不奇怪。他也不叫师父,从来都是喊婆婆。哥哥,婆婆,嗯,没毛病。

说来婆婆也不是连名带姓叫自己齐之侃的呀,那蹇宾……

“齐哥哥,粥来了!”

附赠一个甜甜的笑,会心一击。

“……宾儿,你呢?”

蹇宾的笑容越发得甜,空气中几乎快漾起了糖芝麻的香气。

“我已经吃过了!”

说谎……

齐之侃很干脆地把碗推到了蹇宾手边,蹇宾有些讪讪。米粮快没了,他想省给齐哥哥的,没想到被识破了。

墓中虽设有通风孔,甚至引了一汪泉水,但到底是墓,是给死人安息,而非活人生活的。他们不是没想过寻着通风口和水源挖出通道,只是这墓卧于山底,不知四周情况,一个不慎,墓就会坍塌,于是只能作罢。

原先还能从山上获取些食物,现在就只剩下蜂蜜和一些残剩的米粮了。幸好以后还有蜂蜜……等等,蜂蜜?

”齐哥哥!我们也许可以出去!”

齐之侃愣愣看着神色惊喜的蹇宾,突然觉得弟子的眼里似乎有着星辰。

TBC

小齐你的眼里也有星星哇!终于轻松了起来~尽力想要故事少些纰漏,不知道做没做好……

还没写好剧情,就想着开车,不是件好事……

谢谢你们的评论和小红心和小蓝手,么么哒~

评论(1)

热度(35)

  1. 白止locusttre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