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custtree

勿自作多情。

[蹇齐]只羡鸳鸯不羡仙 03


不完全神雕侠侣au,小齐姑姑和饼过儿的小故事。

预警如下:

逆年龄差,师徒年下。
应该是个傻白甜。
ooc,爽雷,小学生文笔。
还有……
没了,就这些,还看出缺点的话……憋着!

pssss:此章有孟仲出没,少量就不打tag了。注意踩雷。

都能接受的话就往下啦~

07.

蹇宾那日的笑仿佛是昙花一现,到衣庄之时,已然收起了表情。只见他背着手,像倒豆子一般把一溜儿他闻所未闻的名字砸向老板。报到一半,又抬头问了声"师父,您会做衣裳吗?",看他点了头,就又别过头开始倒,一串下来,愣是把两个小金元宝花得干干净净。

米粮没买成,倒是提着一堆布料和团子回了墓,齐之侃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他只是看到徒弟笑,愣了一会儿,哪知道等他回过神就已经在回墓的路上了呢?

打从能拿起剪刀,齐之侃的衣服就是自己做的。婆婆和师兄都不善此道,为了能穿上合身不漏风的衣服,齐之侃没少下功夫。

遇见蹇宾时,他身上的的衣服早就成了破条子,现在穿身上的,是自己幼时衣服改的,确实不合身,他早就想给他新做一套。只是……这也太多了吧……

罢了罢了,小孩长得快,每次做得合身些,多做几套便是。

咬断了线头,展开手中已有雏形的外褂。嗯~齐之侃在心里满意地点了点头。

将视线转到桌案上,白白的团子山就安放在一角,放下衣服,拿起一个团子,甜甜的滋味在口中蔓延,嗯~齐之侃在心里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

再转头一看,蹇宾正一丝不苟地扎着马步,丝毫没有偷懒。肉肉的脸蛋红扑扑,热腾腾,愈发像是团子了。嗯~齐之侃在心里非常满意地点了点头。

"师父。"

蹇宾站起身,表示一个时辰已经到了。

齐之侃递过去一个团子,表示知道了。

蹇宾想表示,团子他已经吃腻了,而且还会不消化,我想吃你做的饭。但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安安静静挨着齐之侃坐下,开始啃团子。

齐之侃看了看他的弟子,又动起了针线。

他觉得最近好像不用出墓,他就能晒到太阳了。不然他胸膛处快要溢出的温暖又该如何解释呢?

08.

深夜的山脚下,篝火熊熊。正值春猎时节,为了捕捉到一些夜晚出没的动物,有不少猎户会选择在夜晚进山。这些人也是为了捕猎而来,猎的,却不是动物。

"确定是他吗?"

"听摊主和布庄老板的描述,八九不离十呀。大哥,您说咱们是不是该报信给上头啊?"

"屁!为了闯那个该死的墓,老子的弟兄都折了十多个了!报了上头功劳铁定被抢!无论说什么也要把那小子抓住咯,那可是十万两黄金!"

"嘿嘿,大哥息怒!是小弟愚笨了。不过说起来那小子还真他妈可怜……欸,你谁啊?"

面容清秀的青年从暗林中缓缓走出。有人认出了他手中持的剑,惊呼出声。

"在下天枢山庄仲堃仪。"

青年微微一笑,在火光的映照下生出几分邪魅之意。

"是来帮各位进墓的。"

墓中的齐之侃猛然惊醒,下意识就看向怀中的蹇宾。 蹇宾紧紧攥着他的小辫子,小肚子一起一浮,显然正在熟睡。心慢慢安定下来,他再次闭上了眼睛。

他刚刚做梦了。梦见了一个很久没见的故人。而这个梦,并不是个好梦。

墓门处隐约传来尖叫声,几天来很是很频繁,这次又来了几个人?不过没关系,明天早上蹇宾会悄悄出去解决掉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对!这次……

"轰隆!"

墓门轰然倒塌。

"两年不见,师弟的机关术真是精进不少啊,破阵着实费了我不少功夫。"

长明的油灯显出来人的面孔,熟悉得令人心悸,他方才才在梦中见过。

"师兄……"

09.

"你来做什么?你当着婆婆的面发过誓,此生不再进墓的。"

蹇宾已经醒来,但似乎是被吓到了,只是一声不吭呆坐在床上。跟在仲堃仪身后的那数十个人从一进来就盯着蹇宾,明显是冲他而来。齐之侃皱起眉头,拿起枕边的剑,将蹇宾挡在了身后。

"我来借飞霜心经。"青年颇为不自然地移开目光,随即又炯炯地直视着齐之侃。"小齐,帮帮我。我要救人,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

印象中好强的师兄很少低声下气,是为了那个叫孟章的人吗?也是,你既然能为他叛出师门,不守誓言又有何奇怪呢……但是,我答应过婆婆。

"有本事便来拿。一起上吧。"

"我不会留情。"

"无需,尽管来吧。"

"好",仲堃仪敛起了柔情,唇边泛起了残酷的笑意,"后面的朋友们我已带你们进来了,之后能否拿到赏钱就看各位自己了。"

话音刚落,他便抽剑向齐之侃刺去。那些人闻言后也纷纷袭向蹇宾。

齐之侃一手抱起蹇宾,一手抵挡,心中暗自思量。

他武功虽高出仲堃仪一筹,但亦非是能轻松获胜,更别提如今还要分心对付那数十个人。此时避开与仲堃仪的正面较量,先解决那些人方是上策。拉开两者距离,齐之侃转身攻入人群,手起剑落,每次必是溅血而归,一时竟杀得无人敢近身。可他心中却越发不安起来,如此计策,仲堃仪不可能看不破,可他却听之任之,好像是在等什么……

"嗯……"

气血一阵翻涌。难道……他在身上四处搜寻,终于在臂膀上发现了一根细如牛毛的银针。是他轻敌了……

———————————TBC——————————

这事其实可以算是蹇宾的锅。唉~现在还是个嫩饼呀,手段不够。

我每次打婆婆的时候总是会出来popo,好出戏哦hhh

感觉越写越严肃,我原来只是想写个小段子的。

最后希望大家看得开心,谢谢你们的小红心和评论,么么哒~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