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custtree

勿自作多情。

[蹇齐]只羡鸳鸯不羡仙 02


不完全神雕侠侣au,小齐姑姑~意外地很有鸡年味道~小齐咕咕~叫~😄

预警如下:

逆年龄差,师徒年下。
是个傻白甜。
ooc,爽雷,小学生文笔。
还有……
没了,就这些,还看出缺点的话……憋着!

都能接受的话就往下啦~

04.

齐之侃喜欢糯米团子。

白白软软,糯糯香香。热着的时候咬一口,里面甜甜的馅儿就噗噜噜地流出来,满口溢香;冷着的时候那皮就越发有嚼劲,馅儿也会变得香香脆脆的。

他十四岁以前从没下过山。师徒三人的吃食全靠山上的采摘猎取和婆婆不定期的出墓采买。

婆婆向来严苛,但每次采买归来却总会给自己和师兄带两个糯米团子。于是,这躺在碧绿荷叶上的,圆滚滚的白团子便构成了齐之侃为数不多的甜蜜记忆。

后来婆婆病了。采买的任务便落在了师兄的头上。

再后来婆婆死了。师兄也被逐出师门。

他第一次出了墓,也第一次来到集市,第一次见到了外人,第一次知道了银两是什么。

婆婆留下的银两不多了,现在又多了个徒弟,他有些烦恼。他不知银两要从何处得来。

但没关系,墓里还有蜂蜜,山上也有野菜野物,大不了不吃米粮了。

齐之侃轻拍着蹇宾的背,心里想着:

明天去给蹇宾买两个团子吧。

05.

蹇宾最近变了很多。

原先虽是有礼,却也疏离。

师徒之间的对话内容往往仅限于——"师父,此处的招数何解?"

现在好多了,除了提问,蹇宾还会说"师父,早安","师父,晚安","师父,我吃饱了",并且还有继续增加的趋势。比如今天齐之侃说要去集市时,蹇宾就说了"我也去。"

齐之侃皱了眉,最终却点了头。

他虽不谙世事,却也知道蹇宾并非一个普通的孩子,那日遇见他之时,正有三人围追,暗箭袖刀,招招旨在取他性命。不过个人有个人的造化,既然是他的选择,那便由他去吧。

到时候保护他便是。

06.

成为古墓派的弟子已经有三个月了,蹇宾还是看不透齐之侃。

年纪轻轻,却武艺超群,如此天才就算是比之那个裘振也毫不逊色,然而其名,其门派在武林中却闻所未闻。

为人淡漠,性子冷淡,却连迟疑都没有就答应收自己这个麻烦做弟子。

少言寡语,若不是他主动,能三天不吐一字,却会愿意给他一整晚抚背,攥小辫子。

对武功与兵法倾囊相授,却对岐黄机关绝口不提。

从来神色冷淡,不见变化,却行为怪异,时不时一脸冷漠地捏他的脸,然后背过身面壁。

喜着白衣,总扎着小辫,烧菜好吃,面如冠玉,气质出众,秀色……停停停!

总之,蹇宾看不透齐之侃。

就算有了这个前提条件,当自己的师父把那个荷叶包包递给自己的时候,蹇宾还是有点懵。

他当然知道里面是什么,两个糯米团子。他看着他买的。

也许是他表现得太明显了,白衣的少年第一次主动开了口,

"以前我的师父也会给我买。"

顿了顿,看蹇宾没有接过去的意思,就又说了下去,

"以后不能常买,你珍惜点吃。"

末了,又补了一句:

"很好吃的。"

蹇宾抬起头定定地看了齐之侃半晌,就在齐之侃忍不住想去捏脸时,开口问他要了一小块碎银就转头跑开,进了他从没进过的赌庄。

齐之侃来集市从来只买团子和米粮,并不与人交谈,此时看蹇宾跑走,一时不知所措。刚想追过去,蹇宾却已出来了,回到摊子前,往摊子上甩了个银色的小元宝。

"团子我都要了。"

说完,小孩儿仰头看他,甜甜地笑了起来,摊开了一直握着的肉手,里面闪闪亮两个小金元宝。

"师父,我们去做新衣裳吧。"

齐之侃有点懵。

TBC

蹇宾要开始搞事了,保证搞完事就是傻白甜!谢谢你们的小红心,么么哒~




评论(5)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