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custtree

勿自作多情。

齐迹暖暖02

感谢大家,第一次写文,可以被点喜欢炒鸡高兴,会努力更文哒,估计再有两章就完结啦。我爱荠菜煎饼,考虑开个车~
ooc,爽雷预警。感谢阅览😘
——————————————————————————————

  “小齐,不如你离开吧。”
   …………
  “是本王负了你。”
  …………
  “ 小齐,你回来!”

  倏然惊起。年轻的天玑王惊魂未定,胸膛剧烈起伏。明明是乍暖还寒的天气,却是连中衣都被汗水浸湿。梦里的情景实在太过逼真,仿佛,仿佛是自己亲身经历过一般。

  他怎会不信任小齐?纵使再多疑,只有他,自己绝不会负。为何梦中的自己……

   等等,小齐?小齐呢?

  本该安睡自己身旁的人此时却是不见了踪影。一时间梦境中齐之侃自刎的画面充斥脑海,蹇宾也不顾素来的持重,高声呼喊起了将军的名讳。

  门外侍候的仆从闻声匆匆入内,顶着天玑王莫名而来的怒火,一番磕磕绊绊,这才将齐将军早起练剑,恰被天权的兰台令寻去,又顾念王上难得睡得沉,吩咐他待王上起身后再禀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

  “本王知道了,过来侍候吧。”

  “是。”

  王上的心情似乎好了些……并没有啊,好像更不悦了。仆从们手上动作是一个赛一个麻利,就盼早日夺门而去。

  他们不知,这些事在天玑王与他的将军独处时,从来都是将军一手包办的啊。

  王上身边低沉的气压一直持续到早膳,小齐将军终是回来了。

  “齐将军。”

  “见过齐将军。”

  门外传来的声音让天玑王停下了对桌上煎饼的瞪视,恢复了一脸的柔和,抬起头,君王微有些嗔怪地开了口:
“小齐,怎……”

  怎去了如此久。

  好好一句话就这么卡在了当口,怎样也无法持续下去。

  阳光满前户,雪水半中庭。

  厅中站着的人,一身藕色圆领锦袍。立领,衣祛,腰封,下摆处均以胭脂色的丝线细密缝上了恣意舒展的忍冬纹,胸口是那寸金寸锦的妆花缎,绣的是素雅的兰草,配着那外罩的银红织金薄绡,一身装扮华而不俗,仙逸有加。

  齐之侃今日并未束发,连平日常见的小辫也不见了,只是梳理整齐后以一红玉发环拢在胸前一侧。

  他的眉目本就生得温善,加之又是在蹇宾面前,唇边更是柔和了起来。窗外日光融融,如若不是手中还拿着千胜,映照之下还以为这是哪位贵胄家中风度翩翩的佳公子呢。

  “王上,臣今日晨起练剑时,遇天权王遣人请臣前去拿取衣物,兰台令坚持让臣在其住处换衣,盛情实在难却,因此多有延误,望王上恕罪。”

  齐之侃俯身行礼,等了好久,却不闻蹇宾回应。莫不是王上因着早晨我未能服侍生气了?小齐将军不由微微抬头,不想直接撞上了蹇宾直愣愣的眼神。

  “王上?”

  齐之侃疑惑地顺着蹇宾的眼神,略一思索便明白了其中原因,当下脸就红了起来。

  “王上,此件已是兰台令所带衣物之中……最为普通的一件了,臣…臣马上将其换下。”

  “不必。”

  蹇宾终于回过了神,托着将军的手让他直起身来,眼睛亮亮的。

  “小齐穿着这身,甚好。”

  “王上……”

  在一旁负责膳食的仆从们面无表情,实则暗潮涌动。当初自己莫不是得罪管事了,这才被分来服侍这两位?

——————————————————————————————

  空山新雨后,每一处所触之景皆有令人耳目一新之感。

  天空碧蓝如洗,万里无云,眺目远望,有如水墨丹青般的层叠群山,低头而视,又有一片浓翠欲滴簇拥着雪白圣洁的羽琼花。

  浮玉山一聚,虽说实为行谈判商讨之事,但好歹名为祭天,面子功夫不能少。于是便借着徐徐图之的由头,硬生生将一天可以办完的事分了五天。

  今日为祭日。后几天依次是祭月,祭山 ,祭水,祭鬼神。

  因是祭日,时辰便定在了日头最盛的晌午。既是时间宽裕,便也不必仓促赶路,不如趁此机会前去踏青。

  随行侍卫远远地坠在马后,没有了旁人,在蹇宾的恩威并施下,齐之侃终是乖顺地同意了与他的王上并肩同行。

  一路游山玩水,触景生情,忆及两人在山中初识的旧事,蹇宾还不免拿出来说笑一番,直把身边的将军说得眉眼弯弯,漾出了浅浅的两个酒窝。

  将军笑了,君王却是敛了笑意。

  好久,没有见过笑得如此开怀的小齐了。

  纵使国师的实力已被削弱,小齐的处境也不复举步维艰,他在朝堂之中到底还是不快乐的。想起今早的梦境,蹇宾的脸色不由更灰暗了几分。

  一旁的齐之侃正奇怪君王怎么一下子止了话头,一看对方的脸色,便明白了王上定是又在钻那牛角尖。

  “对臣而言,无论是山野陋室,又或是高堂庙宇,只要能伴在王上左右,臣便心满意足。”

  难得说这掏心的话,虽然羞怯,但齐之侃还是坚定地看向蹇宾。

  “小齐……”

  春花烂漫,美不过心上人微红的脸颊。能得此人,自己何其幸运。
  
  出乎蹇宾的意料,除了他国使臣表达了对小齐衣着改变的惊叹外,这一日下来竟是再无可疑举动。

  一切顺顺当当,反而让疑心颇深的蹇宾愈发不安。于是傍晚一得了空,便坐在案前,一遍遍回想今日是否有何没有注意到的细节。

  “王上在思虑何事?臣愿分忧。”

  一只手指抵上了眉间,体温所带来的温热让天玑的王舒展了眉头。抬眼看着低眉顺眼,潜心按摩的将军,蹇宾只觉一切烦恼都已远离。

  没有了清冷的白,今日的小齐在烛火的映照下越发得乖顺可人,秀色可餐。

  握住正轻轻推揉的手指,蹇宾进而用手包住了齐之侃整个手掌,更得寸进尺地用指腹在对方的掌心摩挲着,其中意味不言而喻。

  “王上,今日时辰尚早……唔……”

  回应将军小声抗议的,只有君王在耳边的低声轻笑和被褪下的轻薄红绡。

  一夜旖旎。

  “秉少主,天玑国的住所烛火灭了。”

  “好,去请公孙副相,仲上大夫,就说我有要事相商,请各位凉亭一聚。”

  “是。”

评论(5)

热度(36)